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印度“真金游戲”成風口 但機會與隱憂并存(二)(附印度相關法律規定及高等法院歷史判例)

Volanews  ?  ?  原文鏈接

作者:東南亞創投速遞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東南亞創投速遞(ID:StartupsExpressAsia)發布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東南亞創投速遞專欄主頁,聯系尋求作者授權。

我們發布了《印度“真金游戲”成風口 但機會與隱憂并存(一)》一文之后,各種各樣有關真金游戲的問題如雪片般飛來。

“到底什么是真金游戲?”“怎么區分技巧類游戲和概率類游戲?”“這類游戲的發行需要牌照嗎?”“現在市場上到底有多少真金游戲公司?”等等等等。

為此,我們專程邀請全印度游戲聯合會(All India Gaming Federation,簡稱AIGF)CEO Roland Landers(以下簡稱“R”)接受了Volanews(以下簡稱“V”)的獨家專訪。

11.jpg

Roland Landers

V:自 2018 年起,印度真金游戲增長迅猛,也同時改變了整個印度的游戲產業。在您看來,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R:最主要的原因是各邦高等法院的一系列判例使得對于真金游戲的法規變得清晰了起來。法律法規上的清晰,加上智能手機的普及和得益于 Reliance Jio 這樣的運營商的出現使得數據資費變得廉價,這三大因素引爆了印度真金游戲行業的高速發展。

V:目前整個印度游戲產業內的運營商大約在 250-300 家左右,那么真金游戲行業內的運營商大概有多少家?是否還會繼續增加?

R:目前線上技巧類真金游戲的運營商大約在 100 家左右,在前面所述的原因刺激下,還會繼續增加。

V:對于真金游戲的運營商和開發者來說,目前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R:主要的挑戰來自于缺乏對在線真金游戲的邦際法規與司法解釋,同時針對真金游戲毛收入的稅收政策也需要正規化。

V:您的意思是,未來針對真金游戲的法律法規還有可能發生變化?

R:技巧類在線真金游戲仍在逐漸被人們認知為一個行業的過程中,未來的法規政策發生變化也是極有可能的。

V:不少海外的開發者和運營商目前還很難區分技巧類真金游戲、概率類游戲以及印度定義中的“賭博”,三者之間的區別究竟是什么?

R:技巧類游戲是指玩家憑借技巧取勝的優勢大于概率優勢,這類游戲在印度不需要任何的牌照,他們的主要形式或者是基于之前的判例,亦或者是基于線下的技巧型體育競技運動,比如國際象棋、卡隆撞球、數獨游戲、紙牌類游戲如拉米、撲克和賽馬等。

但在印度那加藍邦(Nagaland)技巧類游戲需要牌照,而在錫金邦,在線賭博也有專門的牌照,想要獲得這兩類牌照的運營商都可以通過支付牌照費用來申請。同時,果阿邦和錫金邦在他們各自邦內還會發放賭場的經營牌照。

V:今年不少中國的游戲開發者和投資人都在關注印度真金游戲的發展,您怎么看待目前的市場現狀?

R:整個印度游戲行業的估值一直在走高,也吸引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 PE 機構的關注。

V:除了真金游戲之外,您如何評價近年來印度移動端休閑類游戲和電子競技類游戲的發展?

R:移動端的休閑類游戲在最近兩年間呈指數級增長,電子體育類游戲和競技類電子運動游戲也是一樣。

V:在您的預計中,未來 3-5 年內印度游戲市場將會達到怎樣的規模?

R:10 億美金左右。

V:最后,能向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全印度游戲聯合會嗎?

R:全印度游戲聯合會(All India Gaming Federation,簡稱AIGF)是一個官方注冊的非盈利性機構,也是技巧類在線真金游戲的頂級機構。我們致力于為這一新興行業帶來更廣泛的認知。AIGF 的成員會受到包括誠信、玩家保護以及擔負責任等自律章程的約束。

我們吸納成員的標準是任何印度本土或國際游戲運營商及其附屬企業,以及其他在印度在線真金游戲領域內已經或將會產生商業利益的機構。同時,也有一些會員因為希望未來在印度會形成一個受監管的在線游戲市場,而率先加入 AIGF 成為我們的成員。

為了更直觀了解印度對于真金游戲的法律法規情況,我們整理了歷史上與真金游戲相關的印度高等法院判例集合與法規。

相關判例集合

1)對技巧類游戲和概率類游戲的區別對待,前者被允許而后者被禁止,一直是印度法律的歷史特征。印度《公共賭博法案》(Public Gambling Act)第 12 條明確將技巧類游戲從反賭博的刑法規定中豁免,“本法上述規定中的任何內容均不適用于任何技巧類游戲”。

2)在 1996 年,Dr. K.R. Lakshmanan 訴泰米爾納德邦和安爾邦一案中,印度最高法院將“單純技巧”一詞解釋為包括技巧占優的游戲,并規定(i)靠技巧獲勝的比賽不屬于“賭博”范疇;(ii)盡管存在偶然因素,但如果在一個游戲中,獲勝主要靠技巧,它仍然是一個“單純技巧”類游戲。

因此,滿足技巧類游戲不受賭博立法管制的規定。

3)在安得拉邦訴 K Satyanarayana 一案中,最高法院認為,基于每個玩家 13 張牌的拉米游戲(Rummy Game)并非完全基于概率。該案法官認為,拉米游戲并不像馬德拉斯案件中提到的“三張牌”那樣完全是一場靠概率取勝的比賽,“三張牌”也被稱為“吹水”、“吹牛”等,是一個純概率類游戲。

而拉米游戲則需要一定的技能,因為玩家需要記住已經出了的牌,拉米游戲本身要求玩家掌握相當多的持牌和棄牌的技巧。

因此,法官判定,拉米游戲不是一個純靠概率的游戲,而是一個技巧類游戲。

4)在 Dr. K.R. Lakshmanan 訴泰米爾納德邦一案中,最高法院認為賽馬是一項通過訓練獲得特殊能力的體育運動。

賽馬通過訓練獲得的速度和耐力對于比賽結果至關重要,而騎師的騎術也是贏家制勝的關鍵因素之一。

因此,賽馬不屬于概率類游戲。

5)在 Shri Varun Gumber 訴Chandigarh 和 Ors 聯合案中,旁遮普與哈拉亞那高等法院認為:

–比賽獲勝的關鍵如果取決于技術水平,即不是賭博;

–盡管存在著概率的因素,但如果一個游戲主要是技巧類游戲,那么它仍然可以被認為是“單純技巧類”游戲。

法官認為任何用戶與任何由他組成的虛擬團隊一起玩幻想類體育游戲,都需要相當的技巧和判斷力。用戶必須評估每個運動員相對于其他運動員的價值,還必須學習有關運動員的力量和弱點的各種規則。

法官進一步表示,賭博不是商業行為,但被告公司的幻想類體育游戲不屬于賭博范疇,它涉及技巧,因此可以被認為是一種商業行為,有對應的注冊流程,并需要支付服務稅和所得稅。

因此,它們受到印度憲法第19(1)(g)條的保護。

6)在海得拉巴 Head Infotech 對特倫甘納邦首席部長一案中,地方邦法案卻與憲法形成了沖突。

2017 年 6 月,特倫甘納邦法院頒布《2017 年特倫甘納邦博彩(修訂)條例》(“條例一”),說明有部分概率因素的技巧類游戲不能稱為“技巧類游戲”,即拉米不是技巧類游戲,因為它涉及部分概率因素。

而在之后 7 月頒布的《2017 年特倫甘納邦博彩(第二修正案)條例》(“條例二”),則進一步將在線拉米紙牌游戲定為犯罪行為,完全排除在技巧類游戲范圍之外。

不少拉米游戲運營商質疑認為,《條例一》與《條例二》,以及隨后通過的《2017 年特倫甘納邦博彩(修訂)法》擾亂了海得拉巴最高法院先前主張的“將技能游戲排除在賭博法的范圍之外”的規定,并違法了《印度憲法》第 19(1)(g)條規定的從事商業和職業的基本權利。

但特倫甘納邦的這兩項條例無論對該邦在線真金游戲的發展,還是對整個印度真金游戲行業的發展,都會形成一定的阻礙影響。

綜上來看,在聯邦制的印度,不同邦的法律法規仍存有一定的差異,對于真金游戲運營商來說需要額外注意。

其他相關法規

1)1994 年《有線電視網絡規則》

有線電視網絡規則禁止賭博活動的廣告。然而,在規則第7條中明確,不禁止宣傳賽馬、拉米和橋牌等技能游戲。

2)1999 年《外匯管理法》

根據 1999 年外匯管理法和 2000 年《外匯管理規則》第 3 條和附表 1,禁止將彩票中獎、賽馬/騎馬、抽獎等所得收入作為對外匯款。

《外匯管理(由印度境外居民轉讓或發行證券)條例》和印度政府頒布的《外國直接投資(FDI)綜合政策》均禁止“外國直接投資”和“居住在印度境外的人開展“彩票業務,包括政府/私人彩票、在線彩票等”和“賭博和博彩,包括賭場等”實體的投資。

同時,相關條例也禁止以任何形式為賭博活動進行外國技術合作。

3)2010 年《電信商業通信用戶偏好條例》

2010 年由印度電信管理局發布的《電信商業通信用戶偏好條例》,旨在禁止“未經請求的商業通信”。該條例針對垃圾郵件、騷擾電話和垃圾短信的各種投訴,制定法規明確,任何與賭博有關的未經請求的商業通信都將被禁止。

4)2011 年信息技術(中介機構指南)規則

2011 年信息技術(中介機構指南)規則與 2000 年《信息技術法》規定,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網絡服務提供商、搜索引擎、電信運營商等“中介機構”不得主辦或傳播除與賭博有關或鼓勵賭博的任何內容。此外,中介機構須在“收到有關政府或機構的通知”后 36 小時內,將與賭博有關或鼓勵賭博的內容刪除,否則將視為從事非法行為。”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澳客网足彩胜负彩